首页 > 最新公告 > 2016中国画廊缘何大量缺席纽约顶级艺博会

2016中国画廊缘何大量缺席纽约顶级艺博会

从纽约军械库到香港巴塞尔再到荷兰TEFAF,每年春季全球的“艺博会狂热"随着气温逐渐升温。3、4月的艺博会“车轮战"暂时稍事休息,5月的艺术界又进入了新一轮的激战。上周末艺术北京刚刚圆满落幕,太平洋另一边的纽约弗里兹艺博会又接踵而来,再一次唤起全球艺术市场的兴奋点。

对大多数的中国本土画廊来说,纽约艺术市场的春季“狂欢派对"更像是一场隔岸观火。在今年弗里兹艺博会的参展名单上,来自31个国家的200多家画廊中,仅仅有三家来自中国地区(分别是来自北京的博尔励画廊、来自上海的Leo Xu Projects、以及来自台湾的其玟画廊)——甚至比2015年还减少了两家。

这样的情形仿佛是拷贝了今年3月的纽约军械库艺博会——仅一家来自北京的墨斋(Ink Studio)拥有一席展位。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口号为“立足本土,完整亚洲"的2016艺术北京,以及紧接着军械库艺术周举行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其中半数画廊来自亚洲及亚太地区。

在最近接受artnet专访时,艺术北京新上任的艺术总监金岛隆弘表示,在当前亚洲艺术博览会崛起、艺术市场不断发展的形势下,西方艺术展中中国画廊减少的现象是正常的。加之,欧美艺术市场有自己独特的语境,亚洲艺术走进去难免会产生一些冲突,而在自身的语境中建立市场,或许会有更长足的发展。

在今年香港巴塞尔举行期间,尽管有着对此前中国经济形势的低迷引来的对销售的疑问,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的总监黄雅君(Adeline Ooi)也曾表示“亚洲不仅仅只有中国",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在这个亚洲目前最顶尖、最具话题性、最受关注的艺博会上,来自中国本土的画廊仍然具备着强烈的主场感。

这种感受,与军械库艺博会上中国画廊们的严重缺席,是截然相反的。若是有心在展会上寻觅中国当代艺术身影的观众,未免会感觉冷清。参展的204家画廊中,仅仅1/204的比例,既与国际艺术市场上对中国当代艺术看起来较高的关注度与讨论度不符,此外,若是按照地域与人口的比例来计算,这仅仅0.4的参与率,也让人不免心生疑问与困惑。

回顾近三四年的军械库,2014年对中国画廊来说,仿佛是一场“一夜狂欢"。这一年军械库推出了“聚焦·中国"主题展区,邀请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田霏宇策展,挑选了包括北京公社、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天仁合艺艺术中心、香格纳画廊、空白空间等16家中国本土画廊参展。其中许多画廊是首次参展,并且也借此机会推出了一些中国年轻艺术家的作品。

但焦点展,只是军械库的一个年度常设主题项目,目的是突出某一个特定地区的画廊和整体艺术景观。风水轮流转,今年,焦点就放在了近两年突然极受西方艺术市场关注的非洲当代艺术上。一场关于艺术家艾德·杨(Ed Young)突如其来的审查风波,也让他具有争议的作品为艺博会和非洲展区成功制造了话题。

2014年的“狂欢"前后两年,几乎与今年情形相差无几,每年仅有两家画廊的出席,更加印证了军械库与中国画廊颇为疏离的关系。

为此,artnet与数位画廊代表进行了对话。

唯一一家参展画廊:即使贵,来纽约的目的也并非赚钱

在墨斋位于军械库的展位上,墨斋的总经理雷澄泉(Christopher Reynolds)一直处于非常繁忙的状态,想要采访也只能是见缝插针地进行。作为唯一一家出现在2016军械库艺博会上的中国画廊,自然会受到更多的光顾,“只要是关注中国艺术的人,来到军械库,都会到我们的展位来看看。" 雷澄泉认为,即使墨斋不是唯一“代表",只要是来自中国的画廊都会得到很多关注。

这家2013年5月才在北京草场地开幕的画廊甚是年轻,却在短短几年内在艺术圈颇为活跃,其行进的方向也相当成熟和国际化。2014年,开幕不足一年的墨斋带着艺术家陈丹燕的作品,跻身参与了军械库的“聚焦·中国"版块;2015年,其代理艺术家王冬龄在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进行了一场书法表演《心经》,而此表演也是纽约一年一度的亚洲当代艺术周(Asia Contemporary Art Week)的项目之一。

对话一开始,雷澄泉就感叹起纽约的“贵",艺博会本身的成本高(即使是最小的展位租也逾10万人民币),运费高,以及纽约这座城市本身的开销就高居不下。虽然此前参与过“焦点·中国",但是墨斋到了成立近三年,才真正开始关注和参与艺博会。投入开销如此之大,雷澄泉说,从画廊的角度来说,就必须有一个“更为实际,更为有益,极为值得"的决定,而这是与每家画廊的自身定位和策略息息相关。

中国的画廊要去纽约,路途遥远,运费、人工开销尤其昂贵,这已经是公认的事实。加上3月,香港巴塞尔紧接着纽约进行,除了考虑投入与产出的收益、人手、精力是否“接的上气",都成为国内画廊考虑的因素。然而,这些是最为决定性的因素吗?

令人比较意外的是,叹“贵"的雷澄泉却清醒地认识到,艺博会对于墨斋画廊而言,并非是“最好的赚钱方式"。这种认知,首先来自于墨斋清楚的自我定位,“我们不是纯粹的商业画廊,就算我们将作品尽数售出,也不会赚很多的钱。我们更偏向是一个学术画廊。"

那么如此大的投入背后,如果并非是经济效益为先,会是什么让墨斋有信心且下定决心,让画廊选择这样的经营方式呢?

从墨斋与一些学术机构的互动上,不难看出,相较私人藏家,墨斋还有一个颇为看重的观众群和收藏群体——如博物馆机构。说起这个群体,雷澄泉对参展三天的效果非常满意,“这几天里我们大概见了35-40个策展人或者美术馆总监,这是很有价值的。"纽约这座城市的优势至关重要,这里有如此密集和顶尖的艺术机构,借力最顶级的艺博会品牌,一个学术主导的画廊能与它们进行高效的互动,建立联系而产生更大的影响力。“因为时间和资源的原因,国际上的策展人和批评家群体到中国的机会都比较少。" 他所提到的比较少,是更相对于一些时间金钱都相对更充裕的藏家而言。

雷澄泉坦言今年的销售非常好,一些位于纽约的博物馆购买了画廊的作品,同时,也有不少私人买家,这样的好成绩,自然让他和画廊都非常满意。

迎合了美国市场的审美,销售就不会有太大问题

自2010年以来连续参加军械库的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今年却第一次缺席了。

此前连续五年担任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策展部主管的王贝莉,从去年开始加入了纽约的凯尚画廊(Klein Sun Gallery)担任策展负责人。从索邦大学取得四大当代艺术与策展硕士学位的王贝莉,毕业后曾经在辗转于巴黎、北京和纽约之间,从一个连续数年参与军械库艺博会的北京画廊,来到了凯尚这样一个位于纽约切尔西画廊区,却选择参加军械库艺博会以外的“卫星展会"的画廊。对于这样的转变,王贝莉聊起这个话题,既有在全球几大艺术中心逾十年的观察,也有自己多年的切身体会。

204个画廊展位的名额收到了700余家来自全球各地的画廊申请,入选率仅三分之一。王贝莉表示,其中其实不乏中国画廊,但是几乎均被拒绝。即使路途遥远、开销巨大,但是对许多申请的中国画廊而言,这些钱还是不差的。

基于对欧洲与美国两大艺术市场的观察,王贝莉这些年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相比美国,法国和德国的艺术世界兴许更强调多元,对来自第三世界的艺术家和作品更加包容,对国外艺术更加关注。王贝莉举了一个例子,前段时间巴黎的路易·威登基金会与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联合呈现了“本土:变革中的中国艺术家",从中国人的观点来看当代艺术。而相反她感觉“美国(艺术市场)所谓的多元与包容,其实是把东西变得‘美国化’。"

这种本质上的排外性,也导致艺博会对艺术品审美的导向趋于西方化。2014年的“焦点·中国"十分热闹,但是这种热闹却在一定程度上让人忽视了作品销售的情况。据王贝莉了解,一些画廊实际成交并不多,“尤其是绘画很‘中国’的,这是从笔触、品味上的差异。"无论有着怎样的标签,若是作品在实质上迎合了美国市场的审美,那销售就不会有太大问题。

这样的说法,就连主打水墨的墨斋画廊也没有否认。从名字上就能看出这个画廊致力于推广当代水墨作品,虽然近年来新水墨颇为受到西方博物馆的关注,例如2013年年底,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行的“水墨艺术:当代中国的过去与现在",但是非盈利学术性质的展览与实际市场需求毕竟有着差异。

但是雷澄泉却没有太多文化差异上的顾虑:“我们画廊的名字叫墨斋,但是艺术品却并非给人印象是传统的中国水墨。我们还有许多行为艺术与影像艺术,就连着这次带来军械库的作品,也有许多雕塑性。"墨斋今年带来的是郑重宾全新的绘画和环境影像装置作品《运行中的异化只景》。这位出生于60年代初期的艺术家常年在美国旧金山和上海两地工作生活,作品融合了中国古典和欧美的抽象主义和极简主义,也很善于用材料和技巧表达当代精神。

一旦作品的外在表现形式被观众和藏家接纳,那么其中的文化深度就成为了“附加值"。这是雷澄泉不担心的原因,“我们选择的艺术家很好,环境很好,也许归功于我们功课做得不错。" 从水墨出发,内核东西兼具,但是表现形式是极为容易被西方市场接纳的,这种做法再次在墨斋为香港巴塞尔艺博会选择的艺术家那里得到印证,1944年出生的艺术家李华生,早年接受过严格的水墨训练,在后期接触到西方当代艺术之后,从1998年开始便尝试突破传统绘画到现在的纯抽象绘画,展会上亦能看到这位艺术家一系列具有代表性的极简新作。

画廊抱怨:这是一种心照不宣的歧视

在这座世界艺术市场中心城市制造一个存在(Presence), 雷澄泉认为,如果是一家本就在纽约的画廊,是否要千方百计挤进军械库,这倒显得没有那么迫切和必要了。

凯尚画廊正是这样的一家纽约画廊,曼哈顿切尔西愈来愈贵的趋势下,还能拥有一个临街的展示空间,但却参与了许多纽约军械库艺术周的“卫星展",比如Art on Paper(纸上艺术艺博会)以及颇受欢迎的Outsider Art Fair(素人艺博会)。

那么凯尚是为何要选择这些规模相对较小的艺博会呢?对此画廊主伊莱·克莱因(Eli Klein)表示,如何选择艺博会,画廊会经过一个非常理性的过程,而他们自己也会了解哪些同行会出现在这些艺博会上,“我们至少想让艺术家在同一水准上。"

立足于纽约,凯尚画廊以其代理包括刘勃麟、张大力、刘洪波、崔岫闻在内的多名中国知名当代艺术家而备受瞩目。克莱因再次强调,画廊一贯的目标都是增加中国当代艺术在西方学术机构、策展人以及媒体中的曝光率。那么在艺博会的选择上,就以满足这一目标为标准。

在迈阿密,凯尚连续6年都是选择的Art Miami(艺术迈阿密)这个艺博会,克莱因认为相比参加巴塞尔,Art Miami已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足够满足他们的目标。另外一个艺博会Untitled,有着独特的策展项目,这个对他们旗下的艺术家也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

对凯尚而言,而最为特别的选择,可能是Outsider Art Fair这个选择。对于画廊,这个小型而活跃的艺博会,恰恰可以让他们去用“柔软的"方式介绍要一些不太知名的“少数派"中国艺术家到纽约艺术圈,更能有针对性地借此收获一些赏识这些“少数派"艺术家的藏家。兴许是凯尚画廊对于这个艺博会还略有些“高大上",克莱因分享了一个这次艺博会期间的小插曲,一向快人快语的纽约著名艺术评论人杰瑞·索尔茨(Jerry Saltz)在路过他们的展位时评价道,他们的作品对于一个以素人艺博会为标准的艺博会来说,太“完美光鲜"(polished)。

“事实上,我们选择的艺术家是符合这个艺博会标准的。"克莱因说。

作为在纽约专注推广中国当代艺术的画廊,即使没有申请军械库,克莱因对今年仅一家中国画廊参展的现象仍然有话要说:“坦诚地说,我认为这样的情况本质上可以说是一种歧视。"他认为不仅仅因为中国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五分之一,近年来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价格的稳步上涨,国内基础设施和政策对于艺术产业的支持之大,都让你无法忽略这样一个大国的存在。每年只有少于百分之一的比例入选,这样的事情是对于克莱因而言是解释不通的。他自己也看过一过一些文章和报道,有些从不同方面维护军械库的这一现象,但是克莱因认为那些论断和理由没有太大的说服力,“在全球化的趋势下,为了增加跨文化的交流和认识,把中国纳入到整个国际当代艺术的讨论和呈现中去,是必然的事情。"

在采访中,另外一位资深的画廊从业者也用了“沙文主义"这样的词来形容这样的排外现象。也许意识到用词过于激烈,很快她即换了一种表述方式,“但是这样的现象虽然没有在明面上,却是真实存在的。"

曾经在国内画廊工作过的王贝莉认为,这样长期缺席的现象。一些中国画廊在被军械库拒绝后,除了有香港可以选择,还愿意参加欧洲的艺博会。另外,国内一些做得较好的艺博会,例如ART021和西岸艺术设计博览会水平也跟国际接轨,也足以满足许多国内画廊的需求。尤其是现在中小型藏家群体在上海等城市的壮大,让不少画廊也瞄上了一线城市中产阶级。这个群体教育程度较高,一些年轻藏家有海外留学背景,也有去海外艺博会的经历。加之国内一些年轻的艺术家也认为,“国内卖得足够好,就不用争着来美国了吧。"

此外,本土艺博会对国外的画廊吸引力也比较大,一些国际大画廊借着这些机会,开始在国内推广国外艺术家,像画廊巨头豪瑟·沃斯(Hauser and Wirth)到中国做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几乎是做一个红一个。"

结尾彩蛋:

3月4日下午,在军械库艺博会上一场杰瑞·索尔茨(Jerry Saltz)和军械库艺博会总监本杰明·吉诺齐奥(Benjamin Genocchio)的一场精彩对话后,artnet新闻在现场问了他们一个同样的问题:“怎么看待这次军械库只有一个中国画廊这件事?"

下面是他们的回答:

本杰明·吉诺齐奥

“我希望更多的中国画廊参与军械库。我们今年有超过700多家画廊申请,甄审委员会只选择了一家。现在我来了。我热爱中国艺术和中国画廊,我希望明年这个数字明年能够上升。"

本杰明·吉诺齐奥被任命为军械库艺博会执行总监

杰瑞·索尔茨:

“我不希望看到画廊从厄瓜多尔或者中国来,仅仅因为他们来自一个‘酷’的国家,或者有钱的国家。我只希望在艺博会上看到最好的画廊而已。我心目中最好的画廊,不是他们在卖最贵的艺术品,而是他们有最好的视野。如果没有这一点,那么这个艺博会就是一个不完整的、不公平的、混蛋的景象。"